纳川股份四大投资失利致亏蚀4亿,纳川股份清查

2019-10-06 11:19 来源:未知

近日,万通地产(600246.SH)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31.7亿元收购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星恒股份)78.284%股权。值得关注的是,星恒股份此前和另一上市公司“谈婚论嫁”已有时日。随即,万通地产便收到上交所《关于对万通地产收购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股权有关事项的问询函》(下称:问询函)。经上交所审核,需万通地产进一步做补充披露。同时,上交所问询函针对标的估值提出异议。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汽车 新闻] 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地产商再添一军,万通地产拟32亿元控股动力电池企业星恒电源。7月29日晚,万通地产发布公告称,将以31.7亿元现金方式收购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78.3%股权。其中,启源纳川出让64.9%股权,苏州晟迈出让6.7%股权,陈志江出让6.7%股权,据此推算,此次交易星恒电源100%股权估值为40.5亿元。

“截胡”

曾上演创业板最贵离婚案的主角陈志江最近麻烦缠身。

图片 1

万通地产拟以31.7亿元现金收购星恒电源78.284%股权,按此价格估算,星恒电源估值高达40.5亿元。上交所问询函针对标的估值提出异议,2017年9月,前次收购时标的公司100%股权估值为30.26亿元,本次估值为40.5亿元,明显高于前次估值。对此疑问,《华夏时报》记者致电万通地产证券事务代表,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2003年,陈志江在福建泉州创办纳川股份,主营给排水管材的研发、制造、销售及服务,经10多年发展,公司目前已成长为中国首屈一指的“给排水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在国内外建设了长度超过10万公里给排水管网。纳川股份(300198.SZ)也在2011年成功登陆创业板。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星恒电源一年内的第二次股权转换。早在2017年8月,纳川股份发布称,其参股公司启源纳川将以18.6亿元现金形式收购星恒电源61.6%的股权。此外,星恒电源个人股东陈志江亦是纳川股份实控人。若此番交易达成,则意味着纳川股份在入股星恒电源不足一年的时间便清仓退场。

耐人寻味的是,2017年11月,停牌4个多月的福建纳川管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纳川股份300198.SZ)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收购标的为星恒电源的股权。公司控股的泉州市启源纳川新能源产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18.64亿元的价格收购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61.59%的股权,公司在股票复牌后将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完成对星恒电源的整体收购。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纳川股份管材主业优势不再。为此,陈志江频频推动并购转型扩张,相继进入新能源汽车、材料贸易等领域。

近几年,地产商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已成为一种趋势。在万通地产之前,宝能、华夏幸福、碧桂园、万达、恒大均已先后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布局。行业专家认为,土地红利已经衰竭,地产商向其他领域转型是必要举措。

星恒电源究竟是怎样的标的?

或许过于激进,或许是运气不佳,去年,纳川股份转型布局的四大投资均发生资产减值,导致公司经营业绩极为惨淡。

万通地产成立于1998年,是房地产行业内知名度甚高的一家企业,其创始人是拥有“地产思想家”之称的冯仑。早在2003年年底,万通地产作为国内较早一批地产开发商,其资本金和营业收入均跻身进当年行业前十。此后,万通地产逐渐在地产业走向边缘地位。在中国房地产业协会评出的2017年中国房地产500强中,万通地产排名下滑至260位。

星恒电源于2003年成立,一直致力于动力锂电池的研发、生产、销售。在国内率先实现电池的二次寿命和梯次利用,主要瞄准新能源汽车和轻型车市场;2014年布局切入新能源汽车领域,超级锰酸锂产品使其快速成为国内众多新能源物流车制造商的第一供应商。

年报显示,去年,纳川股份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大幅下降,其中净利润剧降657.94%,由上年盈利转至亏损3.97亿元。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继续下降。

图片 2

此前,联想控股等知名投资公司都曾是星恒电源的投资人。2003年,中国科学院物理所院士利用锰酸锂技术,解决动力锂电池发电的首个科研转化项目星恒电源,联想控股旗下的君联资本投资了星恒电源。2017年5月,联想控股公告称退出星恒电源。

备受关注的是,尽管营业收入下降,但公司营业费用不降反增,而财务费用增幅更是达到3.41倍。

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在成为新一轮投资高地,不仅有传统汽车产业资本大笔投入,更有互联网、房地产等领域资本跨界加持。然而,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逐年退坡,整个产业链利润正在被逐渐压缩,也有一些先期入局的资本开始选择退场。

一位曾参与投资星恒电源的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最初投资是因需要解决铅酸电池污染问题,这样的技术多年后成为市场热点。

昨日下午,纳川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姚俊宾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受经营环境、新能源汽车行业政策以及前期融资较大财务费用较高影响,去年公司出现亏损。

星恒电源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以研发、生产动力电池为核心业务的企业。目前,在动力电池领域存在包括: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锰酸锂电池、钛酸锂电池等。星恒电源主攻的技术路线是锰酸锂电池。

此次,交易标的存在的风险系数不小。上交所问询函列出质疑:前次收购时,业绩承诺由经营团队提供,且收购方陈志江等入股不足一年后退出。标的公司是否由经营团队控制;纳川股份不再收购标的资产的原因,并说明交易对方是否存在无法控制标的资产情形;公司缺少相关行业经验的情况、本次交易后公司拟向标的资产派出董事及管理团队的情况等。

经营业绩不佳,股东减持套现上演。陈志江去年作出的亿元增持股份承诺至今未实施,而上月底,其反而通过协议转让5.01%股权套现2.23亿元。此前,公司前董事高管家属也已累计套现3.1亿元。

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锰酸锂电池并不是主流技术路线。据高工锂电统计,2017年动力电池出货量中,锰酸锂电池出货量占比仅为4.25%,三元锂电池及磷酸铁锂电池占比则分别为44.58%、49.6%。

事实上,纳川股份针对星恒电源的并购重组事项已耗时一年多时间,此时半路突然杀出万通地产要“截胡”。为此标的,纳川股份费尽周折。2017年4月,纳川股份便已牵头成立新能源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准备收购星恒电源。协议显示,该基金总规模不超过25亿元,纳川股份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不超过5亿元,后期其余资金未按时募集到位。最终,纳川股份向金融机构融资17.78亿元,上市公司及实际控制人陈志江为上述融资事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25亿跨界投资“爆雷”

纳川股份四大投资失利致亏蚀4亿,纳川股份清查仓库退场。没有成为主流电池技术主要是因为锰酸锂电池存在明显的弱点,即能量密度低、循环寿命不佳,而锰酸锂电池的主要优势在则于成本低、安全性好。基于这些特点,锰酸锂电池主要以搭载新能源商用车为主,在2017年搭载新能源车型中,商用车占比达85%。

上交所问询函显示,交易对方陈志江等于一年前入股标的公司,并筹划将该项资产装入受陈志江控制的纳川股份,交易仍在推进中。目前,交易对方是否计划终止向纳川股份转让标的资产,本次交易是否存在纠纷或者潜在纠纷成为被关注的重点内容之一。

转型不顺,标的爆雷,纳川股份收获的是巨额亏损。

图片 3

转型风险

年报显示,去年,纳川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1.34亿元,同比下降23.35%,对应的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97亿元,同比下降657.9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亏损4.15亿元,较上年的0.70亿元下降690.52%。

『日产聆风 2018款』

2015年至今,万通地产一直处于业务规模不断收缩的状态。嘉华东方接手万通地产,便开始通过涉足金融、服务、科技等多元化领域来弥补地产主业的萎缩,目前看来效果并不理想。由此一来,并购星恒电源将意味着万通地产将发力新能源产业。

这是纳川股份上市8年来的首次亏损,而这一次亏损几乎吞噬了公司成立以来的积累。

纳川股份四大投资失利致亏蚀4亿,纳川股份清查仓库退场。国际上搭载锰酸锂电池的代表车型是日产聆风,该车型自2010年推出,全球销量已超过30万辆,这款车在2010年时NEDC续航里程仅为73英里。日产聆风搭载的动力电池来自日产旗下动力电池企业Automotive Energy Supply Corp ,这家企业的动力电池技术方向正是锰酸锂电池。

纳川股份四大投资失利致亏蚀4亿,纳川股份清查仓库退场。目前,新能源汽车发展势头强劲。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77.7万辆,同比增长53.3%。自2010年国家实施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以来,补贴额度逐年下降,享受补贴的车辆标准逐年提高。

纳川股份四大投资失利致亏蚀4亿,纳川股份清查仓库退场。突然巨亏,不仅市场高度关注,深交所也针对其年报发函问询,质问其亏损原因及合理性。

2017年8月,日产曾宣布将AESC以10亿美元作价出售给中国企业金沙江创投,后因金沙江创投收购资金不足作罢。谈及出售AESC的原因,日产-雷诺联盟CEO戈恩曾表示,内部电池生产商使得整车企业无法选择更廉价的电池产品。能量密度和成本劣势使AESC成为了拖累,有消息称,新款日产聆风可能转用LG化学电池。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mg4355娱乐场发布于特别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纳川股份四大投资失利致亏蚀4亿,纳川股份清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