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罚款收入近千万,北京二手房冰冻

2020-01-03 05:05 来源:未知

  在近日爆发的“房租风暴”中,我爱我家被推向风口浪尖。8月29日,在风暴的余波中,我爱我家发布了2018年半年度报告。

租房,谁不想碰上“房美价廉”,可很多租客在实地查看这些房源后,会发现房子大小、装修、价格跟网帖宣称的不一样,甚至有中介当天刚发布的房源,上午联系就被告知已出租。新京报记者暗访调查发现,很多房产中介,为了争抢客源和应付公司考核,在各大租房网站发布这些“不靠谱”的网帖,暗访中,有5名中介人员直接承认所发布就是假信息,就等着客户来电,再推荐别的房源。

二手房冰冻,有经纪人从月入十万跌至三四千

  作为行业几家“头部”中唯 一的上市公司,我爱我家上半年业绩喜人。报告期内,我爱我家实现营业收入53.30亿元,同比增长741.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29亿元,同比增长1189.71%。

“房美价廉”网帖成了饵。据新浪网络房源打假调查显示,截至昨晚9时,约92%的网友表示遇到过假房源,事后九成人“忍气吞声,自认倒霉”,维权者寥寥无几。

成交量由3月的25952套跌至6月的10264套,品牌中介门店布局收缩,两成经纪人离职

  营业收入53.29亿元

岳先生有了孩子后,就想换租套更大点的房子。

图片 1一旦成交量低于中介平稳生存的红线,闭店和离职潮就会陆续来临。新京报记者 袁秀丽 摄

  职工薪酬费用暴增

在几家网站翻看几天,2月15日,他终于在“**同城”上看中了一套两居室:“个人房源,没有中介费。”月租金价格比周边房源要便宜不少。

对于今年的二手房市场来说,是戏剧性的半年。不仅成交量超过一手房,而且从年初的量价持续高位,到“3·17”楼市新政后的量跌价稳,北京二手房市场中的买卖双方和中介都遭遇了各种故事性的转折。连夜排队排号过户、半夜抢看房源、月入过10万……伴随着二手房市场热度退潮,中介经纪人这样的生活状态也在渐渐转变。休养生息、苦练内功,实际上不仅仅是经纪人,面对日益加强的行业监管,在市场淡季整个中介行业都在进行着业务调整,淡季蛰伏。

  8月29日晚间,上市公司我爱我家发布2018年半年度报告。数据显示,上半年我爱我家的营业总收入为53.29亿元,营业总成本为47.99亿元,净利润为3.6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3.29亿元。

协商后虽然还要求对方带身份证和房本签约,但岳先生付完钱后,还是发现自己被骗了。

两个月没成交,从高提成到基本工资

  在业绩增长的背后,我爱我家上半年的营业总成本为47.99亿元,其中人工成本耗资巨大。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我爱我家销售费用中的职工薪酬为3.99亿元;管理费用中的职工薪酬为3.25亿元。而2017年同期,上述两项数据分别为1823万元、2100万元。

带陷阱的租房网帖

“这两个月一单都没有成交。”劲松片区一中介门店经纪人小王回忆,去年年底到新政前一直都是连轴转的状态,“有时候为了带客户抢到一套合适房源,晚上十点多还在协调价格,晚一步房子可能给别人了”。

  如此计算,我爱我家2018年上半年销售费用中、管理费用中的职工薪酬分别较去年同期增长20倍、14倍。

岳先生说,这条房源的发帖人自称是房东,在看了房子后,双方进入签约阶段。

“尤其是新政前的小一个月,因为有要出新政策的传闻,客户大多很焦虑,对我们也催得紧。”小王的工作状态从三月中旬开始发生了变化。“新政出来后,大多数客户都是咨询多了多少首付,客户购房意愿越来越少。”小王表示,客户意向发生转变后,对于有意向的客户,他依旧会持续给他们推荐房源,预约看房时间,“但不少人都表示再看看”。

  在我爱我家最新的半年度报告中,并未披露员工总数的变化。而此前昆百大的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截止到2017年年底领取薪酬员工总数有6.15万人(含我爱我家员工)。

因担心被骗,他要求对方带房本和身份证。“一说要房本,对方就改口说房子是亲戚的。”岳先生说,本来商定采用支付宝转账形式支付房租,但最后对方以着急去石家庄买东西拒绝,要求付现金。

其实不仅是小王,他们门店最近两个月实际上仅成交了一套房源。“店里业绩不行,最近联系客户时店长经常亲自上阵。”小王介绍。

  此前新京报曾报道,截至2016年底,我爱我家业务覆盖北京、天津、上海、南京和苏州等在内的15个主要一二线城市,拥有2215家直营门店,旗下经纪人超4.5万人。

岳先生有了疑虑,但看到了房本和身份证,还是妥协了,“周边这样便宜的房子太难找。”

而另一方面,由于成交受限,经纪人的收入也明显缩水。据小王介绍,片区里成交热火朝天的时候,业绩好的同事一个月收入能达到10万甚至更高,“可现在只能靠基本工资”。众所周知,中介经纪人的收入主要就是提成,基本工资相对较低。像小王这样工作三年多的资历,基本工资到手也就在三四千块钱。

  而我爱我家官网显示,截止目前,我爱我家集团国内业务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天津、苏州、太原、无锡、郑州、成都、武汉、长沙、南昌、青岛、常州、南宁、昆明等国内17个大中型城市,拥有深入社区的连锁门店3500余家,员工5.5万余人;国际业务覆盖北美、东南亚、澳新、欧洲、中东等50余个国家和地区,并在美国芝加哥和阿联酋迪拜设立了海外城市子公司。

拍了房东的身份证、房本,岳先生交了钱。他心想,即便是骗子,有了身份证,也能找到他。

小王的经历实际上只是整个行业的一个缩影。根据云房数据、北京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联合发布的5月北京房产中介成交报告,总共1万余套二手房成交中,通过中介公司进行的为8215套。截至5月31日,北京市备案中介机构数量达到3234家,其中仅有375家中介机构在5月份有二手住宅交易记录,占比仅为11.59%。也就是说,近9成的中介都面临零成交。

  照此估算,大约一年半时间里,我爱我家在原有基础上迅猛扩张了1000多家门店。

20日晚,岳先生再次核对租房信息时,无意中发现,“房东”的身份证上生日为“10月06日”。岳先生说,真的身份证,只会印“10月6日”。

图片 2

  半年时间靠罚款收入930万

次日,岳先生通过派出所的朋友,查了对方两个身份证,发现对方自持的身份证是捡来的,所谓“房东”的身份证是假的。

关店、离职,行业迎来降温期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我爱我家的营业外收入中,一项名为“罚款收入”的营业外收入占比较高。

等联系到真房东,岳先生才得知这套房子是单位的产权房,根本没有个人房本,而那个假冒房东的,只是短期租户。

在整体成交下滑的同时,中介机构的新增房源等各项指标也在同步下滑。

  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我爱我家的罚款收入为93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17.27万元增长52倍。

个人房源难保真,很多人为了省心,选择正规房屋中介公司租房,但这也未必能真省心。

根据链家研究院的《百日调控全景速览》数据报告显示,“3·17”后北京链家百日成交量比调控前100天下降70%。前期坚挺的价格也出现松动,调控百日来均价比调控当期下跌7.3%,之前价格较高的所谓“学区房”跌幅超过8%。调控后客户的成交周期明显延长(目前的成交周期长于2个月,调控前仅为40天左右)。客户议价空间持续走高,达到2016年以来的最高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半年报中,我爱我家并未详细披露这项“罚款收入”的具体内容。

21日上午,2名准备合租的小伙子一起到惠新西街北里看房。他们都是在网上找的房源,感觉价格、大小和装修都基本合适,才联系了经纪人看房。

1万套成交量是北京二手房中介平稳生存的红线,这是行业内不成文的规则。一旦成交量低于这条红线,行业的闭店和离职潮就会陆续来临。

  通过查阅我爱我家曾经的财务报表记者发现,这里的“罚款收入”一直都有,且与一些“违约金收入”并肩。

上楼不到10分钟,他们就下了楼。“跟网上发的图片完全不一样,装修太烂了!”其中一名小伙子皱着眉头说,中介说周边还有几套差不多房子,只是稍微贵些,还让去看看。他说,虽然感觉被耍了,但既然来了,为了不白跑一趟,还是准备跟着再去看看。

“基本工资的一半都交了房租,加上吃吃喝喝这些日常开销,一个月下来剩不了多少钱。”成交下滑后谈起收入,小王没什么底气地说道,不过这种状态已经在两年前经历过一次。他也坦言,邻近区域有门店已经关门,熟识的同事也有辞职转行的。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mg4355娱乐场发布于地产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靠罚款收入近千万,北京二手房冰冻